当前位置: 首页 >资讯 >

《我是不白吃》总导演朱宇辰:打造跨越时代的商业化IP帝国

创商网 2021-05-14 15:29:52

日前,以#数字中国·人才引擎#为主题的数字经济高峰论坛(海南)盛大开幕,论坛以“加快数字化发展 建设数字中国”为主题,聚焦“数字经济下内容营销的未来趋势”、“商业化下的内容”等话题。论坛聚集了业界豪华的嘉宾阵容,凸显跨界与融合,多领域多方向共谋行业研究。

《我是不白吃》总导演&幕后操盘手朱宇辰受邀参加论坛,并发表题为《打造跨越时代的商业化IP帝国》的精彩演讲,深度探讨数字经济的魅力,以《我是不白吃》为案例剖析当下数字经济产业变革发展的轨迹,引起了在场观众高度关注。

作为一位标准的90后创业者,朱宇辰不仅是北京重力聿画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,还是北京电影学院&中国传媒大学动画专业双校状元,其漫画肖像作品多次作为国礼赠与国内外领导人,曾创作《旋风九日》中邓小动漫形象,《我是不白吃》也已成为“动漫IP带货一哥”。

演讲开始,朱宇辰与在场业界同仁反思过去和现在的业态变迁,并拿出实操项目的具体案例和观众进行分享和探讨。

朱宇辰表示,《我是不白吃》于2019年7月份正式打造,并以抖音、快手、B站等台为动画内容的载体,这个项目最大的特点,是第一次把动画IP内容模式和短视频、美食等行业风口进行结合,项目过程中保持着非常高质量的内容制作水,还保持着高频次内容更新的能力,整个发展过程中探索内容商业化如何创新。

他指出,要把IP打造成跨越时代的作品,无论是现在的IP价值还是电商化属,都是在这个过程中早期自我实现的能力之一。朱宇辰还向外界展示了《我是不白吃》最新的商业化成绩,在抖音美食排在前十名、B站国创区播放量排行榜前三名,短视频带货单条视频超过500万销售额,2020年直播GMV超过1个亿。在朱宇辰看来《我是不白吃》是中国美食第一大IP,并希望通过美食把这件事情越做越大。

很多行业人士认为重力聿画是动画或直播公司,但朱宇辰认为,这两个定义都不能代表重力聿画。他认为,动画创作的核心是依靠有内容驱动力的团队,真正要做的是依靠超强内容开发能力,使内容不断成为驱动力,在过程中找到符合这个时代的商业化变现模式,打造商业IP帝国的团队。在这样的模式里面,朱宇辰把迪士尼作为重力聿画的标杆。

为了更直观的带领观众感受《我是不白吃》内容吸引力,朱宇辰把一个较早期的作品分享给观众,在《我是不白吃》前一百集的片子中,配音由于朱宇辰亲力完成,他的兴趣爱好就是模仿各种各样的方言,在这个过程中用各种各样有趣模式呈现内容。

因为年轻人的观影惯追求活泼且有趣,所以内容形式不能停留在传统教科书和论文上,所以内容形式要有声有色,又需要在实用场景进行转化,这就是朱宇辰和团队做《我是不白吃》的初衷。他以海南主题内容为例,指出重力聿画现在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业务方向,是通过内容IP和当地政府、餐饮文化进行品牌联合,《我是不白吃》能够打造出当地特色文化,成为价值传输的渠道,通过搭建输出渠道,可以抓住用户心智。

在谈到直播时,朱宇辰表示2020年3月已经把《我是不白吃》进行直播化,他认为直播要做的是如何把动画里面的专家、美食家、大吃货的人设在直播间里面呈现出来,想法出现后便开始落实,朱宇辰和团队通过AR技术实现了用一个虚拟人物做主播,并匹配真人助力进行搭配,让《我是不白吃》变成直播带货流水的助力。

朱宇辰指出,在直播过程中,《我是不白吃》的角色是变声器做的,目的是最大程度让真人参与变的不那么重要,主播只要是男生的声音都可以变成“不白吃”。过程中做了很有意思的思维创新,因为他认为国产动画在商业模式有一定的局限,最简单的理解是需要长时间的投入,才能进行IP价值最大化,之后才能进行商业变现。

对于直播间的模式,朱宇辰表示团队打造专家的时候,还为专家背后搭建了供应链美食市场,2021年也会有“不白吃”的品牌出现,内容+消就是直播间的模式,用内容和消费结合,通过最优质的内容创作,加上供应链方面的资源,实现50%+50%大于100%。

抖音曾提出“兴趣电商”的概念,在朱宇辰看来,兴趣电商跟《我是不白吃》内容消费很契合,在消费变革的过程之中,打造能够让用户跟随消费的KOL,朱宇辰认为这是一个全新的物种,这个物种让人能够跟它买,动画带货IP的优势在于商业化的持久力和耐力,可塑极强,在这个过程可以打造出“人造人”,让其成为有话语影响力的IP。

在此基础上,《我是不白吃》打造了专家人设、高品质内容、强供应链,实现了优价好物的保证,完成了IP化——IP品牌化——品牌IP化。

朱宇辰还透露,从今年开始内容会有较大范围的拓展,在短视频会有新内容模式的拓展,除了吃之外,在“不白吃”的矩阵里再拓展一些其他的内容,比如不白吃牛排产品就会单独成为子内容——牛百万。

他希望把整个内容进行更宽维度的拓展,因为每次流量发生变化都是来自于红利期,所以有很多内容快速发展起来。但绝大多数时间里,新内容的出现和成长没那么容易,他引述汪涵的观点称直播间很多时候是有门槛的,内容创作更是有门槛。

对朱宇辰来说,他希望把内容质量永远不断的进行提升,而过程中用户越来越多,内容需要接地气,要从公众的角度理解并创作,这都是未来巨大的机会和优势,抓住风口享受天时地利人和,内容大有可为。

在IP商业化上,朱宇辰和团队打造出新颖的虚拟直播模式,在2020年主要扎根在零食、生鲜、肉食方向,不白吃和品牌的合作过程中,不断思考如何帮助品牌赋能。他分享了一个有意思的直播案例,在和某罐头品牌合作的时候,团队会思考,“不白吃”的什么内容是他的价值,比如说东坡肉,动画的表现要超脱于真实事件,无论是美食还是历史知识,科普知识都能够用一个非常容易接受的方式进行传达。

仔细分析了品牌诉求后,《我是不白吃》提出了几个方向,罐头类产品卖点传播之上有一个最大的问题,90%的人会觉得罐头有防腐剂,而这个防腐剂严重影响人们选择它。朱宇辰说,《我是不白吃》团队查阅资料之后,罐头在1930年在技术上就实现了可以不需要防腐剂。第二个问题是既然人们能够吃水果,还为什么要吃罐头?

对此朱宇辰介绍,《我是不白吃》用动画形式讲述了一个故事,一个果农从种植一棵树再到收果子,再到收获果实,再到去往罐头加工厂,每个流程需要几天,这个过程中需要什么添加剂、营养,如果罐头厂靠谱,罐头厂生产的水果罐头营养会更高。此外,这个产品符合女用户的需求,现在有千万级的销售。

通过2020年一年商业化开发的过程,《我是不白吃》从消费者的用户数据、用户反馈,供应链合作过程中的经验。朱宇辰表示,从2021年开始要让不白吃IP进行品牌化升级,在持续打造的过程中,已经打造了在观众心中认同的方向,不白吃代表的就是地道美食的甄选。在这个方向上,《我是不白吃》再提炼品牌上面的价值,就可以打造从阿根廷进口的不白吃牛排,从泰国进口的不白吃榴莲等。

《我是不白吃》发展过程中,特点之一是能够进行带货以及进行电商属商业化,这个过程中朱宇辰希望打造的是超脱于任何真人的IP,而且在历史长河中跨越时代影响一代代人。

据介绍,《我是不白吃》在做包括地方城市文化旅游合作,这是2021年的重大方向,包括IP形象授权、出版授权衍生品等,朱宇辰希望打造出更丰富的形式,让用户线下体验到“不白吃”的服务。

朱宇辰还透露,除了抖音、竖屏短视频的形式之外,今年下半年到明年上半年,会有各种各样的版本,各种内容形式的“不白吃”出现,对整个内容方式进行拓展。他预告称,今年下半年会有若干集关于海南的内容,是《我是不白吃》重要的内容。

朱宇辰介绍,北京、上海都有自己的团队,内容团队主要在北京,电商团队主要在上海。在互联网推动之下,内容形式要求的创新力非常强,当台上已经出现特定类型内容时,许多公司只能停留在模仿阶段,但朱宇辰认为。这种内容只能成为快速兴起或是快速被淘汰的内容。在这样的环境之下,对创作者会有更高的要求,朱宇辰和团队也在不断研究到底如何做有更长生命力的内容。

在演讲的最后,朱宇辰向观众表达了期望更多友好交流的意愿,并由衷的表示了感谢。

相关阅读

关键词: 朱宇辰

大家还在看
热词